网易体育_有态度的体育门户

各种各样的小雏菊汇集在一起,熙熙攘攘,煞是热闹。红色的菊,艳丽胜过少女嘴上的胭脂;黄色的菊花,灿烂不输一匹洒金的锦缎;白色的菊花,则像是点缀其中的积雪。紫色的呢, 即使夕阳西下时天边的云翳也要逊色几分。阳光下,花儿们熠熠生辉。

像钻石在闪闪发光。微风拂过这片花海,便涌起五颜六色的浪潮。 真是如龚自珍诗中所说:”如四万八千天女洗脸罢,齐向此地顷胭脂“。每一朵绽开的花瓣,每一片细碎的小叶,每一朵含苞的蓓蕾,都在传递着一种昂扬向上的生命力,都仿佛在无比高兴得,激情澎湃得喊着:”我在开花“我拿起手机,想找一丛最美的,却发现甚是困难。

这一簇,开得鲜妍明媚。那一簇,开得含羞带怯;这一朵红得热烈,那一朵白得纯粹;更有黄色的明艳,让太阳都黯然失色,紫色的,让云霞都自惭形秽。我举着手机,瞬间不知如何是好了。四我在那片菊花花海停留了好久,才恋恋不舍得离开。

因是工作日,植物园里人并不多。多数是正当退休年龄的大爷大妈们,也有年轻的妈妈推着婴儿车出来。在这广袤的植物园里, 人愈稀少,显得花更加热闹了。 我瞥见左前方似乎人员略为密集,看来又是一处景观。

是了,一个身着红裙的小姑娘,和一个短袖长裤的小男孩,正对着一朵浑圆的蒲公英,鼓起两腮。小男孩微微弯下腰,尽量贴近蒲公英;小女孩则右臂握拳,仿佛在积攒力气。好像有气流自他们唇间涌出,而那小伞状的蒲公英,在下一刻就要腾空而起似的。黄色和白色的菊花在他们脚下盛开,像是在观望,又像是在等待。

整个造型童趣盎然,充满生机。四植物园里处处是高大的松树,倒映着蓝天下巍峨的群山,愈加显得卓尔不群,气宇轩昂。长达150米的菊花独本展,就在高达的松树林一侧。和生在地上一丛丛的雏菊相比,盆栽的菊花又有不同的风姿。

如果说雏菊是小家碧玉,生趣盎然;那盆栽的菊花就是大家闺秀,风姿卓然,仪态端庄。你看,每一朵菊花都仿佛一位美丽的仙子,舒展着长袖,翩翩起舞。从内向外,最里侧的花瓣层层聚拢,守护着内部的花心,仿佛守护一位沉睡的美人。而周围的花瓣,则慵懒得徐徐张开眼睛,慢慢舒展开来。

最外面那重花瓣,舒展得最为惬意,如舞女婉约的玉臂。花瓣们重重聚在一起,显得庄严而厚重。白菊如同冰肌玉骨的冬日仙子,怪不得黛玉曾诗曰“毫端蕴秀临霜写,口齿噙香对月吟。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想来若是在朦胧的月光下,白菊该更加清丽脱俗了。

黄色的菊花,明艳动人,流光溢彩。生动如活泼的少女,有着灵动活泼的眸; 灿烂胜过春日里的迎春 ,让人燃起希望;娇软似树上的黄鹂鸟,有着婉转动人的歌声。j大红色的菊,富丽堂皇,端庄持重。如牡丹一般大气,满族皇后旗头上的花朵,是从这里采撷去的吧。

再往前,又是菊花的新品种,花瓣格外纤细如丝般狭长。中间的花瓣重重裹住花心,周围的花丝则向周围爆开。翠菊清丽脱俗,如空灵的少女,有着清凌凌的嗓音,自水上踏歌而来。红色的呢,则像是轻盈妩媚的舞女,舒展着如纱的水袖。

阳光下,绽放出夺目的光辉,夜空下盛开的烟花还要美上三分!我走走停停,每一朵花,都仿佛在秋日的清风里低语,在依依的柳枝下起舞。一会儿是一抹大红色的衣袖,一会儿是一缕嫩黄色的裙角,一会儿又有白纱轻轻拂过我的眼······莲步轻移,香影拂动,让人如痴如醉。我在每一朵花前驻足,流连忘返间,终于走到了尽头。却仿佛有人在身后唤我,我不自觉得回头,不知是哪一位佳丽,我只得痴痴得再次上前,一一询问。

我沿着这条菊花长廊,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遍。才终于意犹未尽得,走向下一个景点。。我是一株银边吊兰,我的主人名叫小泽,一个极其不靠谱的女人。

在她手下讨生活,真是不容易呢。我扒拉我的叶片数了数,天了噜,她已经5天没有给我浇水了!我仔细瞅了瞅我的叶子,已经开始有点缺水症状了呢。作为一株没成精的植物,不能动也不能发声,我很是绝望,怕是活不过这个月了。想想我的过往,真是一把辛酸泪。

初见小泽,我还是一株长在大吊兰上的幼苗,有点期望去往新环境,长成一株独立的吊兰界美男子。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命运让我遇到了小泽,一个靠拍脑门决定事情的二货。小泽当天就把我剪下带回家了,同行还有另一位兄弟。

结果回去之后,小泽在阳台发了半天呆,才意识到家里没有土,也没有花盆。哎呀,这下这么办呢?小泽向窗外看了看,天色已经擦黑,她仔细盯着我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就把我和另一位兄弟放在了桌子上。我去,这就是你思考半天的结果?!“放一个晚上应该没事吧,明天再去找土种上好啦。”小泽喃喃自语。

新旅途的第一天就这么坑爹,前途堪忧,前途堪忧啊……可怜无辜还缺水的一夜终于过去了,我和另一位兄弟两两相望泪汪汪。然而,小泽在我们面前来来回回十几趟,都没有看我们一眼,也完全没有出门的打算。说好的今天出门找土呢?说好的今天给我们种上呢?骗子!!!临近中午,小泽终于想起我们了,然后她打了一个电话,嗯嗯哦哦了半天,然后翻箱倒柜了一会儿,我们的住所就定下了,一只塑料瓶子。原本我的理想住所是一只漂亮开阔的陶瓷花盆,但是现实生活太过残酷,我不得不向生活低下头颅,塑料瓶就塑料瓶吧,我快渴死了。

塑料瓶水培法塑料瓶子住了几日,算是小泽歪打正着,水培法很快让我长好了根系,叶子也水分饱满。小泽还算有良心,这几日还算体贴,每日清晨给我的叶子喷水。但是,不靠谱就是不靠谱,还没几天呢,小泽这个女人就不管我们了。天气越来越热,日间温度达到30度,而我们属于喜阴的植物,在日光下爆晒好几日,瓶子里的水也好久没有更换添加,快要见底了,难熬的日子又开始了。

如此过了几日,小泽又开始抽风了。她往家里一下子搬来好几种植物,看上去兴致高涨,一副要创造出一片花园的架势。她买来了三颗多肉,给它们配了漂亮的瓷花盆,买来了铜钱草根茎,给它们配了一个南瓜形状的玻璃瓶,还给它们买了营养土和营养液。哼,真是植物比植物,气死植物,我怎么没有这个待遇,呜呜呜~~对了对了,还有个薄荷草老兄,这位兄弟比我还悲催,它住在“农夫山泉”里,这让我稍微平衡了一点。

沾了它们的光,小泽顺便也给我换上了水,加了营养液,早间的喷水服务也恢复了。三颗多肉铜钱草薄荷草也许是成员增多了,小泽也上心了不少,每天都会过来瞅瞅,太阳太大也会给我们移到阴凉的地方。但是!(为什么每次都有这个转折,泪)幸福的日子总是转瞬即逝,小泽的懒癌犯了,每天看一次变成隔三四五六天看一次,浇水施肥更是随机,跟皇帝翻牌子似的。唉,并不是每棵植物都有我们吊兰这么顽强,很快,三颗多肉率先牺牲,叶子掉光、根系腐烂,要多惨有多惨。

小泽过了两天才发现,还很疑惑:“怎么都死了呢?我这么精心照顾。唉,多肉就是矫情!”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样也叫精心照顾,没有天理啊。多肉的牺牲,并没有唤起“敌人”的良知,我们依旧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之后,薄荷草老兄也坚持不住了,光长个儿,不长肉,瘦骨嶙峋,叶子也发黄了,根也发黑了,没个两天就一命呜呼了。

多肉和薄荷草的相继牺牲,终于引起了小泽的深思。但是此刻的铜钱草已经不大好了,叶片越长越小还发黄,根系也发黑。小泽左瞧右瞧,大概觉得铜钱草已经没救了,转而将目光投向了我和另一个吊兰兄弟。战友的牺牲为我们换来了生的希望,小泽给我们搬家了。

这次我和另一个吊兰兄弟各自分了一个住处,饲养方式也由水培改成了土培。土培的营养丰富了,加上小泽的愧疚之心作祟,我们享受了一段时间的精心照顾。我我兄弟正如狗改不了吃屎,小泽这个二货也不长记性,加上懒癌晚期,我很快又被冷落。辛亏前段时间长了点身子,还能扛个几天。

但是长此以往不是个事儿啊。唉,不说了,五天没浇水,叶子都快萎缩了。我要保存体力,多扛个几天,小泽想起来,我还能再活一个月。。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