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乒拿沾头油球练发球 发球出台就罚100元

由于训练场地的限制,中国乒乓球男、女队这次的封闭训练分别在厦门和晋江两地进行,这两地分隔近100公里,这下可苦了身为总教练的蔡振华。为了兼顾两边的训练指导,他经常两边奔波。幸好他在晋江有位好朋友,将一辆崭新的保时捷吉普车借给他使用。昨天下午,本报记者便搭了蔡振华驾驶的保时捷,来到晋江。

巧得很,记者随蔡振华一到晋江的体育馆,正赶上参加奥运会的4位选手与非主力选手进行发球比赛。这可是非常奇特的“发球比赛”:奥运选手必须在正手位用正手发10个球,这球发出去后不许弹出台(两跳后),倘若在10个发球中有一个出台或失误,就算输球。输者要输100元给在一旁观战的非主力选手,而连续成功发出10个球的算赢,得到的奖金是50元。更奇特的是,发球所用的球是非正常的,而是沾了些许油的乒乓球。

比赛依始,只见作为裁判的蔡振华当大伙儿的面夸张地将乒乓球在自己油亮的头发上蹭了近1分钟,惹得众人哄堂大笑。身为女队“大姐大”的王楠自然先打头炮,只见她手一抖,球居然没过网!“不算,不算!这球上有灰,重来。”王楠“耍赖”道。然而,随后她还是失手了,连续发出的两个球竟全部出台。要知道,连续发10个不能出台的球的确不容易,更何况用的是沾了蔡振华头油的球———乒乓球沾油后,与球拍胶皮的摩擦自然更小了,而球上台后就更滑了,王楠也就这样输掉了200块钱。接着,张怡宁上场,但她的“下场”似乎比王楠好不了多少:头一个球发得不错,第二个球勉勉强强合格,第三个球便蹦出台了,她也乖乖地输了100块钱;随后上来的是牛剑锋,她也输了100块钱。最后登场的是素来发短球不错的小将郭跃。果然,尽管一旁观战的非主力选手不时采用骚扰战术,但郭跃愣是沉住气,连续发了20个好球,为自己挣回100块奖金。有趣的是,此时的王楠不服,要求再比试一下,殊不料又输掉100块钱。这场“发球比赛”,非主力选手共赢得“赌资”400元。

赛后,张怡宁对记者抱怨说,她已是第3次参加这种发球比赛了,每次都输钱。“太难发了,手稍微一抖球就出台”。蔡振华则告诉记者,这样的“发球比赛”主要是为双打比赛而设置的,因为双打比赛的发球特别重要,球只要一发出台,无疑就给了对手正手抢攻的机会,己方将十分被动。“你想,倘若沾了油的球都能发不出台,那比赛时正常的球岂不是更容易控制?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从严要求。”蔡振华说,女队员一直以来对这样的发球都不够重视,平时对这种发球很少钻研,自以为比赛时注意一下就得了。“这种侥幸心理我非要她们改不可,我们只有在平日练就实实在在的功夫,才能确保比赛的胜利。看来,我一会儿还得尅她们。”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