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亦峥:两个男人的片羽流光

唯独两个男人的影像,却像一只蜜蜂,固执地蹁跹而来,蛰痛了眼睛。在这个决赛开始前的夜晚,相信很多人还在揉着自己的眼睛,以让那两个男人带来的片羽流光,定格在记忆之中,或者遗忘在光阴之外。

曾经是多么相似而又多么不同的两个汉子。如果不是那场比赛,也许还没有那么多人会把这两个汉子的影像重叠在一起,尽管在皇马,两人曾是那么的亲密无间。但人有时就那么势利,无论开始多么喜欢,只要你的脸上开始显出老朽之色,你很快就会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你知道巴西那个曾经和罗马里奥组成锋线双子星的贝贝托哪去了吗?你知道墨西哥那个会“蛙跳”的布兰科哪去了吗?你知道沙特那个曾完成马拉多纳式中场带球,连过数人打进惊世骇俗一球的奥维兰哪去了吗?你知道那个42岁还驰骋疆场的米拉大叔哪去了吗……

当菲戈蹒跚着脚步来到米兰,打算在这个时装之都终了“风烛残年”的时候,又有谁唏嘘过一代天骄的“垂垂老矣”?C罗已经横空出世,也许你根本没时间将自己的眼睛从那个风华正茂的少年身上移开。感谢德国,让两位老英雄惺惺相惜的场面,变成了世界杯大片上的一幕经典镜头。也幸亏了这两天的休战期,让人得以回味咀嚼,如同闽南名茶“苦甘露”——入口微苦,回味悠长。

两人的经历何其相似。同为34岁,同为世界足球先生,同为皇马子弟,同为“球王”候选人,同样在国家队危急的时候东山再起……但在马拉松赛跑的最后一米处,两人的选择又是那么不同。齐祖昂首迈过重点,菲戈堪堪跌落尘埃。“球王”的王冠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请记住这个日子。公元2006年7月6日。葡萄牙黄金一代宣告“全军覆没”,江湖再无“黄金传说”。当菲戈和齐达内默默拥抱的时候,是敬意,是惋惜,是伟大向更伟大的敬礼,是大师向球王的祝贺,种种滋味已在骄阳下冰冻冷缩,也许千年之后打开才会回味无穷。

世界杯有百媚千红,纷繁芜杂,却唯独这两个男人带来的片羽流光,值得我们永远冰冻珍藏。(搜狐专栏作家 张亦峥)

·埃及裁判否认诋毁足联 称有人在背后想要丑化他(07/05 01:45)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